联系电话:18518605588

CN | EN

搜索

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铭星冰雪(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10-62152260

 

手机:18518605588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风林绿洲西奥中心A座20层

 

邮编:100101                           联系邮箱:wuws@esnow.com.cn

版权所有 © 2019 铭星冰雪(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5014377号-1

冬奥国家队

训练基地承建商

中国滑雪协会会员

万达战略合作伙伴

>
>
>
从热战到消停 资本抛弃冰雪产业赛道?

从热战到消停 资本抛弃冰雪产业赛道?

作者:
铭星冰雪
来源:
新旅界
发布时间:
2020-08-14 10:49

 

    有多久没有听过冰雪产业融资的新闻

    新旅界基于各大体育及投资资讯平台搜索,2019年除如融创一类大小金主自发投资室内外雪场外,貌似仅「雪乐山」一家成功融资,融资金额不算多——数千万人民币,由新龙脉基金投入。

    这是一个十分怪异的现象。按道理,冰雪产业前有2015年北京冬奥会申请成功,释放时代红利;后有2018年《“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实施纲要(2018-2022年)》政策颁布,指明产业目标;如此优越前景,为何越是临近2022年冬奥会时间,产业的投融资热情反而越发低迷。

    这些美称「驭风者」的大小资方们,到底在犹豫什么?

 

2010-2020年冰雪产业投融资情况
表一:2010-2020年冰雪产业投融资情况


    2019年:紧缩的冰雪投融资

    共同性的扩大和差异性的缩小是两条并行不悖的逻辑。气球可以越吹越大,但也可以因气球上一个微不足道的针眼而减缓放大,甚至面临缩小,滑雪市场如今或是如此。

    根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9)》关于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数的增长(见表二),我们不难发现,自2015年北京成功申请冬奥会以来,国内滑雪产业供需两侧核心数据明显增长:2019年滑雪场数量及滑雪人数对比2015年数据分别增长35.56%、35.94%,冰雪产业规模持续扩大。但与此同时,差异性的缩小趋势也在加剧:滑雪场数量同比增速逐年下滑,滑雪人数更至2019年出现负增长为1.14%。

 

国内滑雪产业近5年供需两侧核心
表二:国内滑雪产业近5年供需两侧核心


    「金主」没有在前景光明的产业号召下,加码建设雪场,反而偃旗息鼓、回头观望。相似的情景还发生在冰雪产业融资案例上(见表一):机构资方自2015年加码滑雪投资,在2016年投出「融资小高峰」后逐渐收手,并于2019年几近消失:全年仅一例冰雪产业融资事件。

    天使轮、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都是上述融资案例的关键词。资方显示出强烈的试水、观望心态,未有哪家企业能划入资方的下一个心动目标——进入B轮融资。

 

发现报告
(图片来源:发现报告)


    再来看看「发现报告」平台上收录的冰雪产业报告,2015至2019全年,头顶聪明大脑的证券研究员为滑雪行业书写了16份产业报告,16把不同的机构之声弱弱地告诉你:滑雪产业要爆发啦!(不排除平台少录报告,但数百份报告不录取的机率少)

    嗯?5年时间才16位机构研究员认可滑雪行业,这怎么和国家政策规划的“2025年冰雪产业规模将达万亿市场”出现断层关系,滑雪行业是不被他们看好吗?投资低潮这是怎么回事?

    滑雪作为高端休闲方式,对游客经济能力要求高,而国内大部分雪场游客娱雪者居多,粘度低,滑雪需求基数不大;另供应端上,雪场落地空间有局限,室外雪场多在北方,但北方地区除北京周边以外,其他区域人口密度暂不足以完全支撑市场;南方地区需有一定室内雪场市场,但运营成本居高。

    也有机构分析员认为,北京冬奥会对滑雪行业有短期促进作用,但利好出尽等于利空。目前冬奥会愈发临近,对市场造成利好兑现压力,且后冬奥时代大量场馆及设施或会空置,热度下降,存在一定的市场风险。

 

若滑雪人数/次不增长,空置大量滑雪场

若滑雪人数/次不增长,空置大量滑雪场


    另外,滑雪行业至今未有真正的上市企业,行业、企业间的财务数据缺乏透明,令资方难寻投资产业的可靠依据。

    以另一份关于2019年中国冰雪行业概括的报告为例:头豹研究院指出,国内滑雪场地利润约为15%,但从搜索引擎上随便键入「雪场」「盈利」两大关键词后会发现,「雪场盈利难」是固定搭配,国内雪场老大之一——万龙滑雪场创始人罗力也多次坦言:万龙滑雪场亏损已有17个年头……

 

冰雪行业产业链及预估利润
冰雪行业产业链及预估利润 (图片来源:头豹研究院)


    到底如何把国内滑雪行业这夥弱小火苗培育好,是行业老大难问题。

    留不住客的解决办法是培育更多冰雪学校

    如果说滑雪场是冰雪产业链的「动能担当」,带动着上游装备以及中下游冰雪培训等行业的持续扩大,那么,为滑雪场提供动能的显然是滑雪者。滑雪者的整体构成决定着国内滑雪市场到底应以体验/学习/度假为主导。

    从整体来看,国内滑雪需求持续扩大:除2019年滑雪人数对比2015年数据增长近4成外,国内2019年滑雪人次对比2015年也大增67.2%,其中,一次性体验滑雪者占比由2015年的80%下降为72.04%,滑雪爱好者比例增长明显。

    “中国仍是最大的初级市场。绝大多数滑雪者都是体验消费,有可能他今天去了,下一次就不会再来。”伍斌曾多番对外强调。

    显然,一次性体验并不是真正的有效需求,是市场的虚火、泡沫。业内人无不警惕、担忧国内滑雪市场「虚胖下去」。毕竟前车之鉴,隔壁韩国在2018年成功举办平昌冬奥会后,其滑雪人数也是逐年下滑。

 

滑雪场缆车


    而为坚决「养成」国民滑雪市场需求,目前上至政策明令,某地需在某年落地建成多少家冰雪学校外;作为一线经营的冰雪从业者更是绞尽脑汁争抢青少年市场——举办了一场又一场青少年滑雪大赛,发起了大学生免费滑雪,甚至发明出一种可以让你第一次滑雪就掌握滑雪技巧的神奇宝贝……

    原因无它,为了一次性滑雪体验者的高效转化。但此番从娃娃抓起的「养成系」操作,就真的能令日后之滑雪市场高枕无忧?滑雪市场转化率低的原因真的只在滑雪者身上吗?

    滑雪场也有关系,尤其是中小滑雪场,我们称之为「长尾雪场」。

    据《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2019)》介绍,2019年,国内雪道面积少于5公顷以下的雪场数量高达577座,占据国内7成多市场;超出30公顷以上的雪场仅30家,占比不足4%。在这些小雪场中,有相当一部分综合体验差,美团门票在2019年曾统计,在满分是5分的情况下,国内滑雪场当前的综合评分仅为3.6左右。

 

按雪道面积统计的滑雪场数据(2019年)


    “冬天哈尔滨去亚布力的路上,很多一个坡两个坡的就叫自己雪场,30、40块钱滑一次。”陈旧的设备、落后的服务,哈尔滨融创娱雪乐园总经理伊力曾向媒体坦言,“体验很差,我滑了几次也不愿意去。”

    试问,在小雪场占据市场主导的情况下,7成一次性滑雪体验者若在初次滑雪过程中便体验恶劣,这转化率谈何提高?

    作为承担多数一次性滑雪体验者初尝滑雪的使命,小雪场提供优质的服务同样也是提高滑雪转化率的关键一步,故小雪场急需优化升级。最后,如若引用中医的话来总结全文,那便是虚胖的市场需「内调外养」,光新建更多的滑雪学校没啥用,还得雪场经营服务。

    (文:新旅界 kiki)

 

 

相关资讯

冰雪头条:河北省冰雪联赛将在8月至11月底举行
河北张家口市累计签约冰雪产业项目68项
张家口市大力推进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落地生根
今年滑雪人次下降近五成 疫情重创的冰雪产业如何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