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18518605588

CN | EN

搜索

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铭星冰雪(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010-62152260

 

手机:18518605588                  联系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大屯路风林绿洲西奥中心A座20层

 

邮编:100101                           联系邮箱:wuws@esnow.com.cn

版权所有 © 2019 铭星冰雪(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5014377号-1

冬奥国家队

训练基地承建商

中国滑雪协会会员

万达战略合作伙伴

>
>
>
河北省冰雪俱乐部期待“长大”

河北省冰雪俱乐部期待“长大”

作者:
铭星冰雪
来源:
河北新闻网
发布时间:
2020-07-23 17:23

 

石家庄米高冰雪轮滑俱乐部的学员们在体验上冰

石家庄米高冰雪轮滑俱乐部的学员们在体验上冰。 通讯员王新权摄


    普及发展冰雪运动离不开俱乐部支撑

    穿戴好冰鞋和护具,并拢双脚,两手在背后互握,成蹲屈姿势,头微抬起……7月17日19时多,在石家庄天山海世界室内滑冰场,来自石家庄米高冰雪轮滑俱乐部的20多名孩子正在进行上冰体验。虽然刚上冰三个来月,但孩子们滑起来已经有模有样。

    石家庄米高冰雪轮滑俱乐部的前身是动力街轮滑俱乐部,2007年开办,招收对象年龄为4-12周岁,以前开设滑行、拐弯等初级课程以及速滑、自由式轮滑等中高级课程。随着河北省冰雪运动氛围越来越浓厚,今年4月,他们开始增设冰上体验项目。

    “轮滑在石家庄群众基础广泛,近几年随着冰雪运动推广普及,轮转冰势在必行。”该俱乐部负责人王新权介绍说,2007年俱乐部刚成立时全年学员还不到700人,如今训练点已达十六七个,学员达两三千人。

    据了解,近年来河北省冰雪俱乐部数量不断增加,其中由轮滑发展而来的不在少数。

    在沧州,成立于2015年的斯宝特旋翼冰雪轮滑俱乐部,最初也是开展轮滑培训,后来逐渐融入滑冰、冰球等课程。

    “我们举办的冰雪运动进校园活动,已经覆盖3万多名学生。”该俱乐部负责人赵阳介绍说,俱乐部已经组建了速度轮滑队、越野滑轮队、速度滑冰队、短道速滑队、冰球队,每支队伍队员都在30人左右。

    成立于2019年的承德市青少年冰雪轮滑俱乐部,夏季主要开展轮滑、旱地冰壶等培训,冬季则由轮转冰,进行滑冰、冰球等项目的培训。

    从地域来看,涉及轮转冰的冰上运动俱乐部已经遍布全省各市。与此同时,滑雪俱乐部也在不断增多,一些俱乐部近几年都比较活跃,在雪友圈小有名气。

    去年7月成立的张家口雪山冰旅俱乐部,主要是以冬季滑雪培训为主,到去年底会员已达200多人。尽管今年的发展受到疫情影响,俱乐部创办者、崇礼人谢霆还是对未来充满信心,计划近几年将会员发展至1000名。

    根据《河北省冰雪活动蓝皮书(2018-2019)》的统计,2018-2019雪季,河北省各地较活跃的冰雪俱乐部有33家,比上一雪季增加了8家;会员总人数16887人,比上一雪季增加4200多人;开展的冬季运动项目主要有单板滑雪、高山滑雪、速度滑冰、冰球、速度轮滑、自由式轮滑六大类。

    “普及发展冰雪运动,离不开冰雪俱乐部的支撑。”省冰雪运动协会副秘书长多明明介绍说,近年来,河北省冰雪俱乐部特别是以青少年为主要培训对象的冰雪俱乐部有了很大发展,现在的数字应高于《河北省冰雪活动蓝皮书(2018-2019)》的统计。

    但他同时指出,客观来看,河北省冰雪类俱乐部的发展还是初步的,数量仍然偏少,与冰雪运动发达国家及国内冰雪运动发达地区相比,与推广普及冰雪运动的需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

    今年实现市县两级室内公共滑冰场馆全覆盖

    那么,河北省冰雪俱乐部数量少的原因主要是什么呢?有关人士指出,除了起步晚、底子薄,还受到一些客观条件的制约。

    首先就是冰雪场馆发展不足。以成立于2016年的河北吉象冰球俱乐部为例,该俱乐部会员多时达五六十人,但训练场地却设在北京,家长要带着孩子在周末往返于北京和石家庄之间参加训练。

    谈及原因,该俱乐部负责人张佳告诉记者:“石家庄还没有一块标准场地的室内滑冰馆,虽然小型的滑冰场馆也能进行基本训练,但比赛要在标准场地滑冰馆进行,长期在小型场馆训练的孩子体力和跑位跟不上,所以我们不得不舍近求远。”

    一些冰雪轮滑俱乐部会员也在为训练场地烦恼。

    最近,石家庄育新实验小学二年级学生祁灿宇参加了一家冰雪轮滑俱乐部的上冰体验。每次上冰他都很开心,但他的家长却不胜其累。

    祁灿宇家住在石家庄市区西二环附近,而上冰体验却安排在位于东二环外的石家庄高新技术开发区一家滑冰场。“每次上冰体验课也就一个小时,花在路上的时间却有三个小时。”他的爸爸说。

    其实,在石家庄市区有距离祁灿宇家近一些的滑冰场,俱乐部为什么不在那里设个教学点以方便市区西部学员呢?记者咨询了该俱乐部有关人士,得到的回答是:“那边场租太贵。”

    不过,场地不足的情况估计很快会有所改善。

    来自省体育局的信息表明,河北省正大力加快滑冰场馆建设,全省规划建设滑冰场馆202个,到今年6月底已建成39个,开工在建61个,年底前将实现市、县两级室内公共滑冰场馆全覆盖。

    “随着滑冰场馆设施的改善,预计滑冰运动俱乐部会进一步增加。”多明明表示。他同时建议,冰雪场馆和冰雪俱乐部应增强“共享”意识,通过多种形式加强场地利用合作,这样既有利于提高场馆利用率又能保证俱乐部的训练。

    另外,高额的训练费用也是阻碍冰雪俱乐部发展的因素。

    有俱乐部学员家长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打冰球一次训练3小时,每个孩子的训练费用就接近400元,再加上买装备和打比赛,一年的花费怎么也得三四万元。即便是普通的轮滑培训,每个学员每年的花费也有四五千元。

    学员希望冰雪俱乐部降低收费,俱乐部却也有自己的苦衷。一家冰雪俱乐部负责人告诉记者,俱乐部是经营性的,不得不考虑成本和收益。要降低成本,除了俱乐部自身的努力,还需要政府部门和相关企业的支持。

    记者了解到,在降低成本方面,冰雪俱乐部希望有关部门给予更优惠的税收政策,或培养冰雪运动教练员志愿者、增加非营利性场地设施供给。

    有关人士指出,鉴于冰雪俱乐部一定程度上的公益属性,政府部门不妨借鉴国外做法,对其予以一定政策扶持。如挪威政府部门承担冰雪俱乐部百分之二十的费用,加拿大青少年冰雪俱乐部所用场地往往是政府出资修建的,从而大大降低了参与成本。

    加强日常监管评估提高培训质量

    近一段时间,张佳正在谋划如何请常驻北京的俄罗斯籍教练来石家庄进行教学。

    “国内有经验或者说有国际C级资质的冰球教练很少,河北省更不必说。为了让学员能够系统科学训练,我们在北京的训练聘请了3名俄罗斯籍教练指导。但受疫情影响,去北京训练难以成行,所以我们想能不能把教练请过来,从长远看这样也更方便。”他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河北省冰雪俱乐部教练员数量以及水平参差不齐,有些冰雪俱乐部有几百名学员却只有三四名教练员,并且水平也不能保证。

    “目前冰雪俱乐部的教练员准入门槛比较低,看似谁都可以做,但想做好并不容易。”多明明坦陈,河北省冰雪俱乐部要想长远健康发展,仅靠目前教练员的存量远远不够。

    他建议,不妨借鉴加拿大等国的经验,健全冰雪俱乐部教练员培训体系,面向社会广泛开展初级冰雪教练员和指导员培训。同时,发挥冰雪运动协会的作用,由协会对冰雪俱乐部教练员进行培训等。

    可喜的是,在提高教练员水平方面,河北省一些冰雪俱乐部正在进行积极尝试。沧州市斯宝特旋翼冰雪轮滑俱乐部与张家口学院、河北体育学院冰雪运动系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承德市青少年冰雪轮滑俱乐部也通过和当地高职院校合作,广泛吸纳科班出身的教练员,以提高俱乐部的教学水平。

    另外,俱乐部培训课程体系建设是保障其培训质量的关键,但目前,河北省冰雪俱乐部培训内容不一、体系各异,也缺乏业内公认的教学质量评估标准。滑冰类俱乐部中,无论滑冰还是轮滑课程等,大多是自己摸索设置。滑雪类俱乐部中,有的称采用新西兰的教学体系,有的说采用美国、加拿大的教学体系,有的说采用的是北欧国家的教学体系。

    多明明表示,冰雪俱乐部培训课程体系的百花齐放是个好事,但对俱乐部的日常监管和评估不容忽视。应按照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八部门日前联合发布的《关于促进和规范社会体育俱乐部发展的意见》,加强对河北省冰雪俱乐部的管理。同时,加快研究出台相应的培训质量评估标准。河北省已经出台大众滑雪、滑冰质量等级标准,或许可以为冰雪俱乐部培训质量评估提供参考借鉴。(河北日报记者陈华)


 

相关资讯

年底前河北省将实现市县两级室内公共滑冰场馆全覆盖
河北省滑雪场纷纷发力夏季运营
河北省廊坊市将建13处室内滑冰场馆
河北省冰雪运动会将举行